间甚之时,急食苦以坚之

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

轩辕黄帝问曰: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何如而从?何如而逆?得失之意,愿闻其事。 岐伯对曰: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越来越贵更贱,以知死生,以决成败,而定五脏之气、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肝主春,足厥阴、少阳主要诊疗,其日甲乙;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心主夏,手少阴、太阳主要诊疗,其日丙丁;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脾主长夏足太阴、阳明主要医治,其日戊己;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 肺主秋,手太阴、阳明主要医疗,其日庚辛;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肾主冬,足少阴、太阳主要医疗,其日壬癸;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病在肝,愈于夏;夏于愈,甚于秋;秋不死,持于冬,起于春,禁当风。肝病人,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于庚辛;庚辛不死,持于壬癸,起于甲乙。肝伤者,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静。且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 病在心,愈在长夏;长夏不愈,甚于冬;冬不死,持于春,起于夏,禁温食热衣。心伤者,愈在戊己,戊己不愈,加于壬癸;壬癸不死,持于甲乙,起于丙丁。心伤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心欲弱,急食咸以弱之,用咸补之,甘泻之。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禁温食饱食、湿地濡衣。脾伤者,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于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起于戊己。脾病者,日昳慧,日出甚,下晡静。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病在肺,愈在冬;冬不愈,甚于夏;夏不死,持于长夏,起于秋,禁寒饮食寒衣。肺伤者,愈在壬癸;壬癸不愈,加于丙丁;丙丁不死,持于戊己,起于庚辛。肺病人,下哺慧,日中甚,夜半静。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 病在肾,愈在春;春不愈,甚于长夏;长夏不死,持于秋,起于冬,禁犯焠燱!热食温炙衣。肾伤者,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于戊己;戊己不死,持于庚辛,起于壬癸。肾病人,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静。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胜而甚,至于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脏之脉,乃可言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肝伤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疏疏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取其经,厥阴与少阳。气逆则脑瓜疼,急性耳疖不聪,颊肿,取血者。 心伤者,胸中痛,胁支满,胁下痛,膺背肩甲间痛,两臂内痛;虚则胸腹大,胁下与腰相引而痛,取其经,少阴、太阳、舌下血者。其变病,刺却中血者。 脾病人,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瘛,脚下痛;虚则痛满肠鸣,飧泄食不化。取其经,太阴、阳明、少阴血者。 肺伤者,喘咳逆气,肩背痛,汗出,尻阴股膝、髀足皆痛;虚则少气不可能报息,中耳炎嗌干。取其经,太阴、足太阳之外厥阴内血者。肾伤者,腹大胫肿,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虚则胸中痛,大腹、小肠胸口痛痛,清厥,意不乐。取其经,少阴、太阳血者。 肝色青,宜食甘,大米、牛肉、枣、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肺色白,宜食苦,麦、牛肉、杏、薤皆苦。脾色黄,宜食咸,玉茭、猪肉、栗、藿皆咸。肾色黑,宜食辛,黄黍、扁嘴娘肉、桃、葱皆辛。辛散、酸收、甘缓、苦坚、咸软。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宁心。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坚、或软,四时五脏,病随五味所宜也。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禁温食饱食、湿地濡衣。脾伤者,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于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起于戊己。脾病人,日昳慧,日出甚,下晡静。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肾主冬,足少阴太阳主要治疗。其日壬癸。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本草再新?素问》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本草求原?素问》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 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 轩辕黄帝问曰: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何如而从?何如而逆?得失之意,愿闻其事。

脏气法时论篇,啥意思呢?脏,指的是五脏,气指五脏的效果与利益和特征,法指的是要依法和服从法律,时指的是一年四季,由此综合,脏气法时讲的正是身体的五脏如何依照其特质来应对四季的扭转。简来说之,也正是天人合一。

心病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

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

岐伯对曰: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越来越贵更贱,以知死生,以决成败,而定五脏之气,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肺病者,下晡慧,日中甚,夜半静。

《食经?素问》藏气法时论篇第二十二

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胜而甚,至于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脏之脉,乃可言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胜而甚,至于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脏之脉,乃可言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脾病人,身重,善饥,肉痿,足不收行,善瘛,脚下痛;虚则痛满肠鸣,飧泄食不化。取其经,太阴、阳明、少阴血者。

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脾主长夏足太阴、阳明主要治疗,其日戊己;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

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肝主春,足厥阴少阳主要医治。其日甲乙。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

帝曰:愿卒闻之。

肺主秋,手太阴阳明主要医疗。其日庚辛。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病在肝,愈于夏;夏不愈,甚于秋;秋不死,持于冬,起于春,禁当风。肝伤者,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于庚辛;庚辛不死,持于壬癸,起于甲乙。肝病人,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静。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

脾病者,日昳慧,日出甚,下晡静。

病在肾,愈在春;春不愈,甚于长夏;长夏不死,持于秋,起于冬,禁犯焠燱!热食温炙衣。肾伤者,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于戊己;戊己不死,持于庚辛,起于壬癸。肾病人,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静。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病在肝,愈于夏,夏不愈,甚于秋,秋不死,持于冬,起于春。禁当风。

■轩辕氏问曰: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

肝伤者,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于庚辛,庚辛不死,持于壬癸,起于甲乙。

肝病人,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疎疎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取其经,厥阴与少阳。气逆则发烧,耳疖不聪,颊肿,取血者。

本文由必威官网手机版发布于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转载请注明出处:间甚之时,急食苦以坚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