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泻心汤,入足太阴脾

人体的水火阴阳依赖脏腑气机运动的升降出人,周济于表里上下,维持着相对的平衡。一般而言,火在上而下行以温水寒,水在下而上升以济火热;阳卫外以守阴,阴守内以助阳。从本案的脉证分析,显为上热下寒,水火不能上下交济所致。病变的焦点则在于上焦热盛,盛则亢,亢则不下行,则下寒无火以温,故呈现上热下寒的病理局面。徒用补肾固涩之法,则隔鞋搔痒,定难取效。治当清上热而温下寒,而用附子泻心汤。黄芩、黄连、大黄用沸水浸渍,在下薄其味而取其轻清之气,治上达下,以泄在上之热;附子熟用,文火久煎,取其醇厚之味,则力大气雄,以温下焦之寒,诸药合之则“寒热异其气,生熟异其性。药虽同行,而功则各奏。”(尤在径《伤寒贯珠集》)服之则热得三黄而清,寒得附子而温,阴阳调和,水火既济,其寒热错综复杂之证自愈。

附子能提高血液循环量,强心脉,提升心脏动力,加强循环。干姜止利,让肠子不要过于剧烈运动,减少下利次数,保存体液,防止下多亡阴。黄芩黄连是抑制发酵,让内容物往下走。生姜半夏降胃中积滞,党参增加循环,提高胃肠蠕动,甘草大枣缓急。

甘草干姜汤,甘草60g,干姜30g,治伤寒汗后,烦躁吐逆,手足厥冷者。以汗后火泄土败,四肢失养,微阳离根,胃气升逆。

张仲景说:“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这是辨证论治的基本路径。对于半夏泻心汤类方,也要遵循这个路径,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叶天士最擅用泻心法,仅《临证指南医案》以泻心汤主治的病案就有60余例,无论外感内伤,凡属消化系统(脾胃肝胆肠)湿热阻滞的病证,均用泻心法化裁取效,可谓深得仲景精髓第一人。

韩某,男,28岁,未婚。患者背热如焚,上身多汗,齿衄,烦躁不安。但自小腹以下发凉,如浴水中,阴缩囊抽,大便溏薄,尿急尿频,每周梦遗2~3次。在当地数医治疗无效,专程来京请治。视其舌质偏红,舌苔根部白腻,切其脉滑而缓。此为上热下寒之证,治当清上温下。然观病人所服之方,皆补肾固涩之品,故难取效。处方:附子泻心汤:黄芩6g,黄连6g,大黄3g(沸水浸泡10分钟去渣),炮附子12g(文火煎40分钟,然后兑“三黄”药汤。加温后合服)。药服3剂,大便即已成形,背热减轻,汗出止,小腹转暖,阴囊抽搐消失。又续服3剂而病愈。

泻心汤证不能说成寒热错杂,我们说功能亢进还是低落。

治厥阴病,汗出,外热里寒,厥冷下利,腹内拘急,四肢疼者。

半夏泻心汤是经方中的代表方剂之一,是苦辛开降、寒热(湿热)并用、补泻兼施、升降有序的代表方,是治疗脾胃病的总方,分析半夏泻心汤的方义是理解经方的开门钥匙。

69.排胎粪

甘草泻心汤,甘草60g,大枣十二枚,半夏半升,黄连15g,黄芩45g,干姜45g。

半夏泻心汤由7味药物组成:半夏半升,黄芩、干姜、人参、炙甘草各三两,黄连一两,大枣12枚(擘)。折合成现在的分量应当是:半夏9克,黄芩、干姜、人参、炙甘草各6克,黄连3克,大枣12枚。为什么定为这样的分量,因为汉代的计量与现在不一样,俗话说“汉四两,唐半斤”,意思是说,汉代的一斤折合现在的四两,唐代的一斤折合现在的半斤,很难有一个定论。笔者拟定这个分量是根据国医大师王绵之的方剂学讲稿,以及个人应用的体验而拟定的。

五个泻心汤,都是排异法。

艾灸:关元,神阙和命关(第五肋间隙,前正中线旁开六寸)!

半夏泻心汤原文分析

三黄泻心汤:黄连 黄芩 大黄。


甘草泻心汤 甘草泻心汤,是半夏泻心汤去人参,甘草加至四两。见《伤寒论》158条:“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鞕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结热,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鞕也。甘草泻心汤主之。”其主要症状为“腹中雷鸣、下利”。又是误下,而且是两次,致使“其痞益甚”,这是由于“胃中虚,客气上逆”所致。这里不是“痞”,而是“鞕”。“鞕”与“硬”同义,坚的意思,说明要比“按之自濡”的痞重,但也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所以只是将半夏泻心汤的人参去掉,加重甘草的用量,半夏泻心汤用的炙甘草是三两,而此方加到四两,仅仅加了一两,目的在于补虚缓中。

我的习惯用量:半夏20g,党参30g。

对于太阴伤寒,脉沉腹胀,自利不渴者,用外治法怎么办了?

半夏泻心汤及其类方共用了9味药,即半夏、黄连、黄芩、大黄、干姜、炙甘草、人参、大枣、附子等。其方配伍严谨,有的放矢:寒热并用以和阴阳,苦辛并进以调升降,清上温下以和胃肠,攻补兼施以顾虚实,可谓经方中之经典。其治疗范围包括脾胃病许多疾患,如慢性食道炎、贲门痉挛、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胃肠神经官能症、胃下垂、十二指肠壅积症、神经性呕吐、慢性肠炎、幽门螺旋菌感染,或胃内非恶性病变者等;还可以用于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胆囊炎等。至于药物剂量,不必拘于原方的分量,但要重视其间的比例,更要依据病情而酌定。特别是半夏、干姜与黄连、黄芩的分量,大黄与附子的分量,要掌握好。国医大师周仲瑛先生曾谓:用好半夏泻心汤,就可以应付一半脾胃病。

附子泻心汤:黄连 黄芩 大黄 炮附子10g(黑)。

甘草,干姜,补土温中,以回升逆之阳。

大黄黄连泻心汤 大黄黄连泻心汤见《伤寒论》154条:“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上浮,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这一条比较简单明了,“痞”是病名,“濡”是症状,“其脉关上浮”是言病理机转。关以上见浮脉,是浮热上越,不得下交于阴而成痞。这一条湿邪不明显,所以只用大黄、黄连二味以祛其浮热。不用煎煮,而用麻沸汤渍之,取其气不取其味,须臾即可饮用。据临床观察,这一条证候多在感冒主症消失后出现,感冒好了,病人来复诊,问及服药效果,病人会说,不发热了,全身也舒服了,就是胃里还有点不舒服,看其舌苔还有点薄黄。这个时候是用大黄黄连泻心汤的最佳时期。当然临床上应用,不止如此,凡浮热上越引起的病症,如鼻衄、口腔溃疡、眼底出血、脂溢性脱发、热性反胃等,都可以考虑应用。《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篇有一条文:“心气不足,吐血、衄血,泻心汤主之。”这个泻心汤多了一味黄芩,而且是水煎服,可作为大黄黄连泻心汤的参考条目去学习应用。

本文由必威官网手机版发布于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转载请注明出处:甘草泻心汤,入足太阴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