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和省长们如何出访呢,德国是胡春华出

摘要: 近日,山西省委机关报《山西日报》在头版刊发消息称,应美国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和怀俄明州州长马特·米德邀请,经中央批准,6月15日,李小鹏率团赴美国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    大公网政经观察员 方乐迪  近日,山西省委机关报《山西日报》在头版刊发消息称,应美国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和怀俄明州州长马特·米德邀请,经中央批准,6月15日,李小鹏率团赴美国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  这则消息引起了媒体广泛关注,其实大可不必。一方面,省委书记、省长外访肯定要中央批准;另一方面,在深化改革开放的当下,地方高官外访走出去也是一种常态。  书记省长外访需中央批准  大公研究院经过梳理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中央层面至少公开发布了八个相关文件来对领导干部出国进行约束。  1989年时,针对中国的省部级高级官员,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出国访问的规定》,该规定强调,“领导干部出访,必须按规定的组织手续报批”,“任何人不得以个人名义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出访要求”。还明确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报批流程,“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由主管的职能部门根据工作需要提出建议和报告,由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定”。  而对于具体报批时间周期,相关文件也予以明确地规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因公出国(境)管理的若干规定》是这样规定的:“每年1月底前向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中央外办)和外交部送省部级人员本年度出国(境)计划”。而且,省部级高官的出国事宜还要向中纪委和中组部备案。  这么看,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外访绝非临时起意,他们要以年度为单位进行提前规划。  另外,地方领导干部出国不仅在时间上不能任性,外访次数同样也是。相关规定是这样的:原则上各地区各部门正职和政府序列省部级人员每年出国(境)不超过一次,省部级人员1个任期内出国(境)不超过2次或2年内出国(境)不超过1次。大公研究院梳理相关领导干部报道发现,地方省部级官员年度出国频率与该规定也是相符合的。  代表团层级有讲究  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大,省委书记和省长们如何出访呢?下面我们就介绍一下省委书记、省长走出去的平台。这里谈的“走出去”更为广泛,不仅是省委书记、省长本人走出去,也包括在国内将外国朋友请进来。  李小鹏率队出访,是以省政府名义进行的外事活动,故而叫省政府代表团。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荐,最近这样的外事出访还很多。  在省一级层面,除了李小鹏这类为代表的省政府代表团之外,还有省代表团,即由省委书记带团。例如近日,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便率河南省代表团赴波兰进行访问,也就要推动“一带一路”的省级布局。  省委书记不仅可以以省代表团的名义出访,还会以中共代表团的名义出访。作为渝新欧铁路的起点城市重庆,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最近以中共代表团名义出访东欧国家推动地方合作。  当然,有资格以中共代表团出访的省委书记,不仅限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例如,今年4月,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就率中国代表团访问了印度,还顺道访问了印度总理莫迪的家乡,此举是为筹备后来莫迪的访华行程。  如何界定省级代表团与中共代表团?从官方报道口径来看,应该是以邀请方的身份来界定。例如,郭庚茂、李小鹏的出访,邀请方是他国的地方行政长官。而孙政才以及赵正永的出访,邀请方是他国的政党组织以及政府机构。例如赵正永的出访就是应印度外交部的邀请。  公共外交新平台  此外,中国对外友协也是书记、省长们走出去的一个重要平台,它为中国地方搭建了多个跨国地方首脑的沟通平台,这是基于国与国交往之外的新平台。我们可以将其视为公共外交的一种表现。  目前,对外友协相继创办了中国国际友好城市大会、中美省州长论坛、中国长江流域与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地方领导人座谈会、中日省长知事论坛、中法地方政府合作高层论坛、中非地方政府合作论坛、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论坛等双边或多边地方政府对话交流平台。这些平台拓展了中国地方首脑们走出去的空间和层次。  当然,外交部也会参与建设这类对话平台。例如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领导人会议,该会议于2013年在重庆举办,2014年在捷克布拉格举办,2016则将移师河北唐山举办。  除此以外,书记省长们还有机会与国家主席一起走出去,由顶层设计带动地方交流。例如此前不久习近平访问白俄罗斯时,就出现了有趣的一幕——  在富丽堂皇的独立宫二层授勋厅内,有趣的一幕出现了。在元首桌的左侧,摆放着一张白色长桌、两把白色座椅,长桌一侧的茶几上厚厚摞着大红封面的协议文本。礼宾人员引导着二十多位中白双方签约人,在白椅子后面依签约先后次序排成两队。这些排队签约的省部级大员就包括浙江省省长李强、江苏省副省长张雷、四川省副省长甘霖、甘肃省副省长李荣灿等。  会展中也有国际范儿  在“走出去”之外,书记、省长们也可以“请进来”。“请进来”最主要的一种方式就依靠地方举办的会展类活动。尤其是边疆省份,利用其对外交流优势。  此前不久,大公研究院推出了《内地31省区市会展权力排行榜》,该榜单中的“范围影响”得分就是衡量内地省份会展的国际影响力的。在这个榜单中,“范围影响”一项得分最高的是北京(115),其次是上海(105)。这种排名与其对应的城市定位也是不谋而合——国际交往中心(北京)和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上海)。  上述两座城市在最近一段时间都承办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活动——APEC峰会和亚信峰会。通过彼时的地方党报报道来看,两地的书记、市长都借助这种国际性的峰会,以陪同或宴请的方式,与多国政要与商界名流拓展了联系。  除了这种非定期的政治峰会外,一些边疆省份也建立了定期的会展机制,以拓展对外关系。    通过以上表格看,内地边疆省份的会展省级大多在2012年前后完成,且形成较为清晰的区域定位。由此表格延伸看,我们就能明确的看出内地各省的“国际关系”,即如何利用各省对外交流区位优势拓展经贸及政治影响力。  边疆省份对应该片区域的周边外交,比如吉林对应的俄蒙日韩等国,云南对应南亚国家,广西则成为对应东盟关系的桥头堡等等,而黑龙江的主要资源则在中俄关系。上述会展活动,都会有他国政要前来与会,这也使得会展不仅是一个经贸交流平台,也是国际交往平台。    目前来看,借助中央重视“周边外交”的大趋势以及边疆省份的独特区位优势,边疆省份的书记和省长有更多机会去拓展自己的国际圈儿。

摘要: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近日率“中共代表团”到德国、瑞士、意大利访问。胡春华作为地方大员,以“中共代表团”而非“省级代表团”的名义外访,其中的政治内涵值得关注。 ... ...意大利总理莱塔7月16日在罗马会见胡春华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近日率“中共代表团”到德国、瑞士、意大利访问,与到访各国政要先谈党政国事,再谈地方经济合作。胡春华作为地方大员,以“中共代表团”而非“省级代表团”的名义外访,其中的政治内涵值得关注。  在中国的政治术语中,各地省委书记的外访,通常是以“中共代表团”或“省级代表团”者两种名义。以“中共代表团”名义外访时,一般更多强调中共与其他外国友党之间的党际交往功能,称为“友好访问”;以“省级代表团”外访时,访问目的则往往更为单一、具体,往往与所在省市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有直接关系,通常称为“考察访问”。  作为和胡春华一起,为政治局两名60后委员之一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任吉林省委书记期间后仅有的两次外访都以省级代表团名义进行“考察访问”。第一次为2011年8月率吉林省代表团赴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落实中俄两国领导人共同签署的《中国东北地区同俄罗斯远东及东西伯利亚地区合作规划纲要》,考察访问目的单一;第二次为同年11月率团出访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考察目的为经贸合作。  中国官方媒体没有报道具体出访日期,但是根据胡春华7月4日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学习中共中央“开展好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要求;6日因贺江上游发生水体污染事件,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朱小丹作出批示,要求采取措施,从源头治理,防止出现大面积流域污染事件”。再结合当地时间7月8日下午,“正在德国访问的”胡春华“在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会见了德国基社盟主席、该州州长泽霍夫”这个情况推测,胡春华应该是7月7日动身出访。  广东官媒《南方日报》报道称,在完成了有关政党的各项交往活动后,胡春华充分利用出访时间,与上述三国政府和企业负责人进行广泛接触和深入交流,强调广东省要更加重视并着力加强与欧盟等发达国家的合作,努力提高对外开放水准,促进广东经济转型升级。  《南方日报》报道,德国是胡春华出访首站,胡春华分别会见了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夫,柏林市市长沃维莱特,下萨克森州副州长温策尔,德国联邦议院联盟党党团主席考德尔,总理府国务部长冯·克莱登,并前往西门子集团、大众汽车公司考察,就推进这两家德国知名企业与广东的合作进行现场协商。  在瑞士,胡春华12日会见了苏黎世州州长海尼格,还前往瑞银集团、ABB集团、法因图尔公司、诺华公司考察,并参加了《广东省与苏黎世州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备忘录》签字仪式。胡春华说,中国新一届政府高度重视发展与瑞士的友好合作关系,李克强总理上任后首次出访,就把瑞士作为访问欧洲国家的首站。  胡春华16日达到意大利,分别与意大利总理莱塔、前总理普罗迪举行会谈,会见了意大利民主党总书记艾皮法尼、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主席艾拉尼,考察萨克米公司、伊玛公司、伊莫拉陶瓷合作社、罗马工业科技园、忠利集团,参观了博洛尼亚大学,并出席《广东省与罗马涅大区合作意向声明》签字仪式。

摘要: 李小鹏访美为何要经过中央批准?李小鹏访美为何要经过中央批准?对于省部级官员出国,有哪些规定?领导干部出国可不是说走就走,省部级领导出国有哪些规定?今天,山西省委机关报《山西日报》在头版刊发消息称,应美利坚合众国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和怀俄明州州 ...李小鹏访美为何要经过中央批准?李小鹏访美为何要经过中央批准?对于省部级官员出国,有哪些规定?领导干部出国可不是说走就走,省部级领导出国有哪些规定?今天,山西省委机关报《山西日报》在头版刊发消息称,应美利坚合众国爱达荷州州长欧士杰和怀俄明州州长马特·米德邀请,经中央批准,6月15日,省长李小鹏率省政府代表团赴美国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李小鹏访美为何要经过中央审批?对于省部级官员出国,有哪些规定?1987年确定报批制度省部级官员出国“逐案报批”从1981年到2014年,中办、国办、分别于1981年、1987年、1989年、1991年、1993年、1999年、2008年、2012年,下发了至少8个文件,对领导干部出国作出规定。1987年的《关于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干部出国问题的若干规定》提出,“严格请示报告制度,认真履行报批手续”。明确了报批程序:有出国审批权的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和中央、国家机关部委、直属机构等),每半年向国务院或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报一次省部级官员出国计划。文件强调,省部级官员出访均需逐案报批;紧急重要出访任务,可以说明情况专案报批。1989年,针对省、部级(含副省、部级)以上官员,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出国访问的规定》,再次强调,“领导干部出访,必须按规定的组织手续报批”,“任何人不得以个人名义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出访要求”。还明确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报批流程,“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由主管的职能部门根据工作需要提出建议和报告,由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定”。2008年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因公出国(境)管理的若干规定》,对报批程序作出调整。报批周期从1987年的每半年报一次,改为每年报一次,“每年1月底前向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中央外办)和外交部送省部级人员本年度出国(境)计划”。而且,省部级人员的年度出国计划,还要抄送中纪委(监察部)、中组织部备案。至于省部级官员出国培训,2008年的文件明确,“由中央组织部制定出国(境)培训规划和年度培训计划,征求国家外专局意见后按计划组织实施,其他部门和地方不得擅自组织”。身份限制撤职处分未满5年不能出国官员哪些情况下出国会受到限制?中办、国办各年度发布的官员出国规范,多次涉及到身份性限制。1987年文件提出,“凡与出国任务无直接关系、不主管有关业务的党政机关干部,一律不得借故出访;凡专业人员可以完成的出国任务,党政机关干部不得参加”;“凡即将脱离现职的各级党政干部,除确因工作需要者外,一般不再安排出国执行任务。已离休、退休的党政干部,不再派遣出国执行公务”。1991年的《关于因公出国人员审查的规定》,详细列明了7大政治条件,包括“个人主义严重,追求腐朽生活方式,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的,不得派遣出国;偶尔犯有一般生活作风错误,未造成恶劣影响,经过教育确已改正的,可以派遣出国”;“因犯严重错误,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或撤销行政职务处分的,不得派遣出国;但经过较长时间的考验,确已改正错误,表现好的,可以派遣出国。犯有错误正处理过程中,未作结论的,或虽属一般性问题,但本人有严重抵触情绪的,暂不派遣出国”。此后年度的文件,再未有如此详细的规定。2012年的《因公出国人员审批管理规定》,明确6类官员不得批准出国执行公务,包括“受到党纪政纪撤职以上处分未满5年的”、“违反外事纪律造成不良影响的”、“已确定要调转工作单位的”等等。2012年文件还注明,“国家法律规定不准出境的,不得批准出国执行公务”;“因涉嫌违纪违法已被有关机关立案调查的,不得批准出国执行公务”。行为限制每年出国(境)不超过一次中办、国办各年度文件,更多的是对官员出国行为作出限制。1987年的文件就提出,“同一地区、同一部门的主要领导干部不得同团出访,也不得同时或短期内分别率团出访同一国家或邻近国家”。1989年的文件明确,“如确因工作需要偕夫人同行,须在上呈报告中写明,一并报批。不得以任何名义携带子女出访”,“所受外方礼品,要按有关规定登记上交主管部门,不得自行处理”。2008年的文件对出国频率作出了细化规定,“原则上各地区各部门正职和政府序列省部级人员每年出国(境)不超过一次”,“省部级人员1个任期内出国(境)不超过2次或2年内出国(境)不超过1次”。同时要求,“公务活动应占在外日程的三分之二以上。同一地区、同一部门的负责人原则上6个月内不得分别率团出访同一国家(地区),不得同团出访”,“出访1国不超过6天,出访2国不超过10天,出访3国不超过12天。”护照管理越来越严因公护照交指定部门统一保管中办、国办各年度的文件,都提到了当时面对的官员出国的突出问题。1987年的突出问题还是出国团组过多过滥,“一些本应由专业干部完成的出国任务,不恰当地派遣了党政机关干部;重复考察、轮流出访等现象依然存在;借我驻外机构邀请的名义出国,对国外的邀请擅自应允、有请必去、甚至降格以求等现象时有发生”。到了1991年,则已有官员出走不归。该年的文件提出,“今后,凡发生严重违反外事纪律、出走不归等问题,必须由派出单位和审批部门负责写出报告,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及时报送主管部门,按时抄报中共中央组织部”。2004年,中纪委《关于进一步加强党员干部出国(境)管理的通知》提出,“近年来一些党员干部出国(境)私自不归的情况屡有发生,甚至少数党员干部携赃款外逃”,要求因公出国应在回国后15天内,将因公出国护照交交到指定部门统一保管或注销;因私出国则要向所在单位组织人事部门报告并登记。这之后,中办、国办对护照管理制定了越来越细化的规矩。2008年,交回因公护照的时限从2004年的回国后15天内,缩短到7天内;2012年,申办公务护照必须由本人到颁发机关亲笔签名;2014年,不仅是因公护照,因私护照也要回国后10天内,交到所在单位组织人事部门集中保管。2014年4月,按照中组部的要求,全国组织系统搞了一次护照集中管理大普查。“主要是针对&0#39;裸官&0#39;,预防官员外逃”,一名省级政府机关处级官员对新京报记者说,“不用说省部级,我们这样的处级干部出国管理也很严格,因私出国一般都不批准,如果确实有国外亲友病危等特殊情况,需要按规定程序报批”。

摘要:关于上述两位中央委员出访的报道中,都提到了“党际合作”、“党际交往”,而且均是率中共代表团出访,那么,这种外访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图片 1

最近,两位中共中央委员率中共代表团出访。

据报道,中共中央委员、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率领的中共代表团访问非洲国家乌干达;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率中共代表团对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三国进行访问。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关于上述两位中央委员出访的报道中,都提到了“党际合作”、“党际交往”,而且均是率中共代表团出访,那么,这种外访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党际外交

就在去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曾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的身份分别率中共代表团出访古巴、巴拿马,英国,乍得、埃及和突尼斯。而此次巴音朝鲁、孙志刚出访的头衔是中共中央委员、省委书记。

一般来说,如果是省委书记率地方代表团出访,邀请方大致为对方国家的部长、局长、州长,或者首相对华特使等,参与会见的基本以这一级别的相关官员为主。而如果地方一把手具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这样的身份,“党际交往”往往成为出访的主旨和重要内容,出访规格也更高。邀请方以政府、政党层面居多,通常会与总统、总理、议长,以及执政党和在野党的领袖会见。

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此次出访行程为11天,涵盖3个国家。据报道,应摩洛哥公正与发展党、突尼斯呼声运动、埃及自由埃及人党邀请,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率中共代表团于3月24日至4月3日对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三国进行访问。

本文由必威官网手机版发布于国际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省委书记和省长们如何出访呢,德国是胡春华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