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力曾为浙江政坛新星  2011年1月,都是东阳人

摘要: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斯鑫良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斯鑫良(资料图)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斯鑫良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斯鑫良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由他人出资安排打高尔夫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他人通奸。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斯鑫良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后,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斯鑫良开除党籍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斯鑫良系十八大后浙江首位落马省部级官员中新网北京2月16日电(记者阚枫)16日上午,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十八大后,浙江落马的“首虎”,也是今年开年以来落马的第四名省部级官员。在通报斯鑫良被查消息的同时,中纪委网站也附上了斯鑫良的简历。斯鑫良是浙江土生土长的官员,1950年出生的他,仕途起步于老家东阳,曾任东阳县食品公司经理,东阳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东阳市(县)委副书记,浦江县委书记,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等职。根据公开简历,斯鑫良从地方调任省城工作是在2001年,当年,斯鑫良短暂任职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后,改任省委组织部长,后于2002年进入省委常委班子,晋升为副部级干部。2010年,年满60岁的斯鑫良转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职务,其后于2013年2月届龄退休。斯鑫良今次被查的原因尚不明晰,但是,去年11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对浙江的巡视反馈,值得关注。巡视组指出,浙江一些领导干部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问题反映集中,领导干部“一家两制”、利益输送出现新的表现形式,手段隐蔽等等。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斯鑫良今次落马前,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虽也使得浙江有厅官落马案例,但是反腐涉及省部级干部,斯鑫良还是首位。在斯鑫良之前,今年开年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已有3人,包括新年“首虎”、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甘肃“首虎”、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陆武成。此外,作为中管干部,国家旅游局副局长霍克也在1月落马。媒体称斯鑫良曾帮助谷丽萍与郭正钢妻子2014年的最后一天,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当地人放鞭炮庆贺;两个多月后,楼忠福的老乡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落马,外界盛传是楼忠福供出了这名昔日好友。位于浙江省中部的东阳,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只是一个县级市。近些年来,从东阳走出的人物,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杰出成就,这座小城市也因此愈发引人瞩目。一名现居杭州的东阳籍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东阳籍的两院院士有11人,省部级领导也超过10人,企业家更多,号称“上海首富”的郭广昌,“广西首富”的何玉良,都是东阳人。他骄傲地说道:“东阳人不仅能文,也能武。据说在所有浙江籍的将军中,东阳籍的就占了十分之一。”在众多东阳名人中,曾经有一对耀眼的“双子星”——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与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一名东阳人士介绍,在东阳籍高官中,斯鑫良的级别不算最高。但斯鑫良一直在浙江工作,当过省委组织部长,影响力很大。楼忠福同样也将自己的事业扎根在东阳,广厦建起的楼盘在东阳随处可见,甚至许多街道都按照广厦集团的意愿命名。同为政商界的翘楚,同样不离故土,斯鑫良与楼忠福之间的关系密切,在浙江早已不是秘密。就在近期,这对“双子星”一同陨落。东阳老乡去年12月27日,61岁的楼忠福在广州出席一场由媒体主办的“中国梦盛典”。他笑容满面地登台讲演,会后还与众人握手道别:“来杭州时记得找我玩。”仅仅4天之后,楼忠福老家东阳突然鞭炮声响、礼花绽放。这并不是东阳人在庆贺元旦,他们是在庆祝另一件事——当天,楼忠福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据媒体报道,楼忠福接受调查是因为牵涉令计划一案。不过熟悉浙江政情的人士当即嗅出不寻常的味道,楼忠福在浙江的关系网太复杂,真要查起来,一定会牵扯出官场中人。说起楼忠福在浙江官场里的朋友,斯鑫良无疑是重要的一个。两人是东阳老乡,多年来关系不错。不少人开始猜测,斯鑫良是否会因此落马?直到今年2月16日,官方消息称,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所有猜测终于尘埃落定。斯鑫良接受调查后,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学习大国”刊文指出,斯鑫良落马,说明反腐没有地域限制,没有“时间迷信”、没有“退休保险”。文章还写道,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巡视工作时,曾鲜明地指出,不能看人看地方下“菜碟”,对领导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扫描。人们当初的一些疑问,逐渐有了答案。斯氏父子生于1950年的斯鑫良,从政履历从未离开浙江。他的仕途起步于老家东阳,主要分为4个阶段:在金华任职9年,历任东阳县副县长、浦江县县委书记等职;此后,在湖州任职8年多,担任过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湖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之后,历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省委组织部长;最后在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位置上干了3年。此前曾有传言,说斯鑫良是某名浙江省委领导的儿子。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种说法并不成立,斯鑫良出身于东阳的一户普通家庭。无论在湖州市委书记还是省委组织部部长任上,许多下属私下里都把斯鑫良称为“斯老板”。一名湖州的退休官员介绍,斯鑫良特别喜欢与企业家交朋友,甚至自己的一些作派也像企业老板。斯鑫良听下属汇报工作时,喜欢把身体倚靠在皮椅上,两只脚就放在办公桌上。斯鑫良年轻时当知青下乡插队,当工农兵大学生那会儿学的是兽医专业,和基层打交道比较多,因此在他身上始终有种“草根味”。斯鑫良高兴时可以和下属开玩笑,训人时也声如洪钟。主政湖州时,斯鑫良在办公室骂人,上下两层楼的工作人员都听得清清楚楚。斯鑫良的酒风也颇为彪悍,在湖州任市委副书记时,有一次去酒店包间喝酒,喝完酒出来在大堂遇见另一拨熟人。结果斯鑫良让服务员立刻开酒,就在酒店大堂和朋友干杯。斯鑫良年纪大了后身体不好,医生多次劝他戒酒。退休后去企业出席活动,聊得投机时,斯鑫良依旧会开怀畅饮。本土干部的优势,加之性格豪爽,这些都让斯鑫良在浙江政商界混得游刃有余,广交朋友,甚至拥有了非同寻常的影响力。一名当地人士介绍,斯鑫良在省委组织部长位置上坐了8年,提拔了许多干部,在企业界的朋友也很多,所以即便退下来,到各地去也依旧能享受高规格接待。比如斯鑫良退休后到浙江的某个市去,市委书记一定会出来陪同。到外省去,有时省委副书记还会亲自宴请。这名人士说,去年7月,斯鑫良的儿子斯力就当上杭州市上城区区委常委;斯力的岳父,也是浙江的一名省部级领导,如今调往外地任职。“政商界人士之所以对斯鑫良那么礼遇,除了昔日的关照,或许也因为看好斯家的未来前景。”不过,就在斯鑫良接受调查后数日,他的儿子斯力也被相关部门带走。涉吴英案?斯鑫良与楼忠福的关系,可以追溯到30年前。斯鑫良的仕途在东阳起步时,楼忠福也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冒险。从那时起,两人的关系熟络起来。一名当地人士介绍,斯鑫良落马后,外界盛传是楼忠福供出了与斯鑫良的权钱交易。其实,两人可谓多年的酒友与牌友。斯鑫良在浦江县任县委书记时,周末经常回东阳。楼忠福便与他聚在一起,从吃饭到打牌,一玩就是通宵。斯鑫良在湖州任市委书记时,楼忠福将企业总部迁至杭州,他们聚会的地点也改在西子湖畔的一家高级酒店。周末,两人经常带一帮朋友去酒店吃饭,接着又在包间里打牌。斯鑫良与楼忠福交往中,最为外界诟病的有两件事。一件是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在东阳势力很大,外界认为斯鑫良是靠山。比起哥哥楼忠福,楼忠华身上的“匪气”更重一些。几名与楼忠华关系亲密的朋友,都有刑事犯罪的案底。一名长期在北京、杭州上访的人士告诉记者:“楼忠华就是东阳最大的黑社会。楼家的手段和刘汉家族很相像,哥哥做白道生意,弟弟混黑道,黑白通吃。”关于楼忠华与黑道人物联系紧密的传闻,在东阳几乎人尽皆知,随便一名出租车司机都能说上一段。但在商界叱咤风云的楼家,在本地的口碑并不好。因此才有楼忠福一被带走,当地鞭炮声大作的事情发生。有关斯鑫良与楼忠福交往中的另一个传闻,便是说斯鑫良深度介入震惊全国的吴英案,纵容楼家低价鲸吞吴英资产。关于对楼家的指控,最先来自吴英的家人。他们认为,吴英当年被绑架,就和楼忠华有关。吴英名下的酒店,也被楼家人拿走,转手再高价卖出。关于此事,广厦集团曾公开回应,指吴英案与楼氏家族没有任何牵连。一名东阳当地人士介绍,要说楼氏家族与吴英没有任何关系,起码东阳人不会相信。但楼家与吴英的关系,是否就如吴英家人讲的那样,外界也有疑问。一名浙江商界人士表示,斯鑫良究竟在吴英案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但斯鑫良在组织部长任上,的确表现得非常强势。他不仅负责组织工作,还经常就分管领域以外的工作打招呼、批条子。因为组织部长管着官帽子,很多人都会买面子。楼忠福与令计划夫人谷丽萍的商业合作,外界也认为是斯鑫良在从中介绍。2005年,楼忠福曾出资近千万,与谷丽萍在北京合作成立公司。退休之后的斯鑫良也不忘“发挥余热”,成为杭州政商圈里的一名活动家。据相关人士介绍,原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的夫人吴芳芳在杭州经营的项目出现问题,急需找一家有实力的企业接盘。在此过程中,斯鑫良似乎也帮着联络,希望有企业出面拉吴芳芳一把。此事后来不了了之,最终没有企业出面帮吴芳芳,也没有人站出来拉斯鑫良、楼忠福、郭正钢等人一把。(据《廉政瞭望》)斯鑫良简历斯鑫良,男,汉族,1950年1月生,浙江东阳人。1969年1月参加工作,198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毕业。曾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1969年3月至1972年2月下乡插队;1972年2月至1973年9月在东阳市虎鹿供销社工作;1972年9月至1975年10月在浙江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即现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学习;1975年10月至1983年11月任东阳县食品公司干部、副经理、经理;1983年11月至1984年9月任东阳县副县长;1984年9月至1986年9月在中央党校培训班学习;1986年10月至1987年3月任东阳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1987年3月至1989年11月任东阳县委副书记;1989年11月至1992年6月任浦江县委书记;1992年6月至1994年4月任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1994年4月至1996年1月任湖州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1996年1月至1998年2月任湖州市委副书记(其中:1997年3月至7月在中央党校进修部学习);1998年2月至2001年4月任湖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1年4月至2001年6月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2001年6月至2002年6月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2002年6月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7年07月至2010年01月,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省委党校校长;2009年12月被免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2010年1月,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13年2月不再担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中共十七大代表,浙江省第八次、九次党代会代表,十届省委委员,十一届、十二届省委常委。)2015年2月16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摘要:去年的最后一天,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当地人放鞭炮庆贺;两个多月后,楼忠福的老乡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落马,外界盛传是楼忠福供出了这名昔日好友。 位于浙江省中部的东阳,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只是一个县级市。近些年来,从东阳走出...

摘要: 就在落马的前两天,2月14日,浙江省人民政府网站还发布了斯鑫良的消息—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走访慰问在杭省直单位的副省以上老同志,向他们致以节日问候—这些“老同志”中就包括斯鑫良。 ... ...斯鑫良(资料图)16日上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斯鑫良不仅是十八大后浙江落马的“首虎”,也是今年开年以来落马的第四名省部级官员。曾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 多次强调用人问题浙江省政协网站公布的简历显示,生于1950年1月的斯鑫良刚满65岁,浙江东阳人,是地道的浙江本土官员。斯鑫良曾任东阳县食品公司副经理、经理,1983年11月任东阳县副县长,从此步入仕途。之后曾先后就任东阳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东阳市(县)委副书记,浦江县委书记,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湖州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湖州市委副书记,湖州市委书记,湖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2001年4月,斯鑫良曾短暂担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两个月后转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并于次年6月进入浙江省委常委领导班子。在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期间,斯鑫良在公开场合提到最多的是“严查买官卖官、拉票贿选、带病提拔”、“反思‘官员屁股没坐热就走人’现象”等,并提出“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注重实绩、群众公认”的干部提拔16字方针。落马前两天刚被省领导慰问2009年12月,即将60岁的斯鑫良被免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次年1月,就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13年2月届龄退休,不再担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据公开报道,斯鑫良最后一次正式露面是在今年1月18日。时任省委驻杭督查组组长的斯鑫良一行在杭州开展督查。在督查中斯鑫良多次嘱咐,杭州市各级党委要持续抓好整改落实工作,紧紧围绕反“四风”和贯彻中央“八项规定”这个主题。就在落马的前两天,2月14日,浙江省人民政府网站还发布了斯鑫良的消息—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走访慰问在杭省直单位的副省以上老同志,向他们致以节日问候—这些“老同志”中就包括斯鑫良。落马疑与广厦集团楼忠福有关对于斯鑫良的落马,坊间传闻或与广厦集团创始人、现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有关。消息人士称,是楼忠福“供出”了斯鑫良。据媒体公开报道,2014年12月27日,广厦集团创始人、现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从澳大利亚过完圣诞节返回国内时被中纪委直接从广州白云机场带走。楼忠福“出事后”一月余,斯鑫良落马。梳理斯鑫良与楼忠福两人的公开履历,可以发现两人同为浙江东阳人、“50后”。斯鑫良年长楼忠福4岁,两人同时起步于东阳。斯鑫良在东阳任职期间,楼忠福亦在东阳,他的事业也随着斯鑫良的一路升迁,从东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的一个材料科科长直至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摘要: 浙江“首虎”父子均身陷囹圄:2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多位浙江方面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斯鑫良之子,浙江团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斯力此前亦被有关部门带走。 ... ... ...2010年9月,时任浙江省青联委员的斯力在浙江省科创基地座谈会上发言。  浙江“首虎”父子均身陷囹圄  2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多位浙江方面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斯鑫良之子,浙江团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斯力此前亦被有关部门带走。  2月16日13时,澎湃新闻拨打斯力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已关机。  公开信息显示,斯鑫良,1950年1月生,浙江东阳人,早年曾担任东阳县委副书记、浦江县委书记、湖州市委书记等职。2001年4月,斯鑫良出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两个月后转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  2002年6月,斯鑫良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并从2007年7月开始兼任浙江省委党校校长。  2009年12月,斯鑫良被免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之后当选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13年2月,时年63岁的斯鑫良卸任退休。  斯鑫良之子斯力此前任职于浙江团省委,曾担任浙江团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统战部长以及组织部长等职务。 斯力曾为浙江政坛新星  2011年1月,浙江省青联九届四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增选斯力为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同年11月,斯力当选浙江团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2014年,斯力前往杭州市上城区挂职。  据该区主办的报纸《上城报》报道,2014年7月23日,上城区召开“三改一拆”进度汇报会,斯力以区委常委的身份参加会议。  6天后,也就是2014年7月29日,杭州市上城区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开第十九次会议,决定任命斯力为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省下派挂职干部)。  2月5日,杭州市上城区政府门户网站发布消息称,1月30日下午,该区举办区领导与结对党外代表人士座谈联谊,斯力出席了这一活动。这也是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2月16日,澎湃新闻查询杭州市上城区政府门户网站发现,区委领导和区政府领导介绍一栏,斯力的名字已不在其中,但登录浙江团省委官网,斯力的身份仍为组织部长。  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称,斯鑫良与浙江树人大学原副校长、执行校长郑吉昌关系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树人大学由浙江省政协创办于1984年,是全国最早获教育部批准的4所全日制民办普通高校之一。该校董事长由浙江省政协选派。  浙江省政协主办的《联谊报》报道显示,2010年7月8日,浙江树人大学举行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时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斯鑫良出任该校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  同一天,时任浙江树人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郑吉昌出任该校执行校长。  2012年7月5日,郑吉昌被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7月18日被依法逮捕。2014年7月16日,郑吉昌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值得注意的是,斯鑫良、斯力父子与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厦集团”)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为浙江东阳同乡。  广厦集团官网介绍,2002年,时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斯鑫良曾前往广厦重点开发的天都城项目考察,并给予肯定与鼓励。  公开报道也显示,斯鑫良担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期间,曾多次围绕浙江民营经济发展主持召开座谈会。楼忠福也是座上宾之一。  广厦集团与浙江青少年工作有着深厚渊源  该企业官网资料显示,2001年,广厦和浙江团省委合作,组建浙江青年信息传播有限公司,共同主办《青年时报》。  楼忠福的儿子、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明目前还是浙江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  另据浙江广厦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官网显示,2014年3月12日,斯力曾与浙江团省委主要领导前往学院视察。该学院位于浙江省东阳市,是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创办的全日制高职学院。  2014年12月31日,多家媒体曝出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澎湃新闻此前曾报道,楼忠福与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有商业上的往来。  2002年7月,北京中青红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红舰网络”)成立,谷丽萍任法定代表人,同样由其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中青红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红舰科技”)以18万元出资额占股60%。  2005年10月,楼忠福分别受让北京国力神州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文华天立咨询有限公司5.4万元和6.6万元出资额,同时投入988万元,以总计1000万元出资额入股中青红舰网络,与仅出资18万元的中青红舰科技按6:4比例分红。  2007年5月,中青红舰科技将所持中青红舰网络18万元的出资额转让给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郭磊,与令计划弟弟令完成曾在新华社共事。  该公司所属趋势中国传播机构前身“强势纵横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都由令计划的嫂子孙淑敏、侄子令狐剑参股创办。  5个月后的10月27日,中青红舰科技注销。当年9月,令计划由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升为主任,并跻身中央书记处书记。  2009年10月,中青红舰网络注销,剩余资产510万元,按照分配比例,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获得204万元,是出资额的11倍多。  2014年12月26日,楼忠福当面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应了与谷丽萍合伙开办中青红舰网络一事。  楼忠福称,这一合作实质是“赞助”谷丽萍的基金会,支持青年人创业,自己只负责出钱,对公司具体开展业务并不过问。对于公司注销,他的解释是,“后来(基金会)被主管单位并回去了”。  随着楼忠福被带走,广厦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浙江广厦(600052.SH)从1月6日起停牌,直至1月20日才复牌交易。

    去年的最后一天,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当地人放鞭炮庆贺;两个多月后,楼忠福的老乡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落马,外界盛传是楼忠福供出了这名昔日好友。

    位于浙江省中部的东阳,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只是一个县级市。近些年来,从东阳走出的人物,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杰出成就,这座小城市也因此愈发引人瞩目。

    一名现居杭州的东阳籍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东阳籍的两院院士有11人,省部级领导也超过10人,企业家更多,号称“上海首富”的郭广昌,“广西首富”的何玉良,都是东阳人。他骄傲地说道:“东阳人不仅能文,也能武。据说在所有浙江籍的将军中,东阳籍的就占了十分之一。”

    在众多东阳名人中,曾经有一对耀眼的“双子星”——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与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

    一名东阳人士介绍,在东阳籍高官中,斯鑫良的级别不算最高。但斯鑫良一直在浙江工作,当过省委组织部长,影响力很大。楼忠福同样也将自己的事业扎根在东阳,广厦建起的楼盘在东阳随处可见,甚至许多街道都按照广厦集团的意愿命名。

    同为政商界的翘楚,同样不离故土,斯鑫良与楼忠福之间的关系密切,在浙江早已不是秘密。就在近期,这对“双子星”一同陨落。

    东阳老乡

    去年12月27日,61岁的楼忠福在广州出席一场由媒体主办的“中国梦盛典”。他笑容满面地登台讲演,会后还与众人握手道别:“来杭州时记得找我玩。”

    仅仅4天之后,楼忠福老家东阳突然鞭炮声响、礼花绽放。这并不是东阳人在庆贺元旦,他们是在庆祝另一件事——当天,楼忠福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

本文由必威官网手机版发布于国际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斯力曾为浙江政坛新星  2011年1月,都是东阳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